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_多彩定西 >威尼斯人官网_陇中文苑
斯人独奇崛
来源:定西日报 2022-03-01 08:45

陇西一中高三(1)班 李成诚

静谧的夜晚,一灯茕茕。我当窗而坐,暖黄色的灯光纷纷落在我正在读的《李太白诗集》上。那古老的文字间仿佛幻起了重重的波涛,将我席卷到那个花腾日暄、如梦如歌的大唐王朝,席卷到一千多年前的山林里、江河边、日月下,去遇见、去惊识那位注定会名垂千古的诗人——李白。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余光中先生在他的《独白》一诗中如是云。是啊,不知多少中国人生命中的第一首唐诗便是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千年前羁旅漂泊的诗人在异乡清冷的月光下青衫灰黯,神色孤伤,将愁绪绵延至远方的故里,千年后懵懵懂懂的幼童将其吟诵,一种文化血脉便实现了跨越时空的传承。而随着这些幼童们慢慢长大,李白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也会日益丰满起来。

他是那个花间独酌的饮者,举金樽而邀明月,对月华而影三人。他薄薄的衫袖里仿佛藏着某种法术,能将寂寥变得热闹,能将孤单变为狂欢。“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于是那缕酒香便萦绕在后世万千才子的鼻尖挥之不去,似是还携了月下那人的三分不羁……他还是那个遍游天下的行者,“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用永不疲倦的脚步去丈量大唐,将八千里山河化作自己胸中的丘壑;又用酣畅淋漓的笔墨去描摹大唐,将一路的清风明月化为自己笔下的逸气。他到庐山看到飞流直下的瀑布,写诗说那是落九天的银河;他去到新月初霁的天山上,看云海苍茫,听长风吹度;他甚至在梦境里到达天姥山,于奇幻的景象中让自己回到内心最深处……他更是那个才华惊世的诗仙,“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他鸿蒙的诗情仿佛一条永不干涸的河流,流淌过他的一生,也滋润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土壤。一切在他的笔下都可以生动而空灵,也都值得后人去咀嚼,去体味。

生当清平昌大之盛世,有着天纵之才的李白本应大有作为,可他传奇的一生却布满了坎坷。他出生在西域的碎叶城,五岁时随父入蜀,少年时到大匡山中读书学剑,求仙问道,炼出了自己冠盖京华的才气,也养成了自己奇崛傲岸的性格,那时的他该已经有了“大鹏一日同风起”的凌云壮志了吧。二十五岁那年,他“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带着一腔热血四处闯荡。因为受身世限制,他无法参加科举,只是等待着有朝一日那位圣主能成为自己的伯乐。可这一等,就是十几年。

长安城的花一次次凋零又盛开,少年的两鬓也染上了几缕苍白,那一纸宣诏终于随着欢快的马蹄声送到了李白的手中。“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那时的他欣喜如斯。金銮殿上,椒兰熏香,觥筹交错,他应召作诗,面对威仪四海的天子并不减半分狂傲,反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随后一气呵成,挥毫而就,这是何等的气魄!权贵等闲看,生死不萦怀,这正是李白奇崛风骨的无可比拟之处。

四十三岁,他遇到了比自己小十一岁的杜甫,此时他已名满天下,而杜甫只是崭露头角,但这并不妨碍两位俊彦一见如故,饮酒赋诗,互相欣赏。当时的李白应该也没有想到,自己将与眼前这位年轻人共同执掌中华诗歌数千年的王者之座。与杜甫分开后,李白继续游历名山大川,五十五岁,身居庐山的他听到安禄山反叛的消息后焦急万分,恰好此时永王李璘派人来邀请他加入幕府,于是他毅然下山,甚至写下“誓欲清幽燕”“不惜微躯捐”的诗句。可惜李白虽在诗歌创作方面有着天纵之才,却根本无法分辨复杂的政治局势,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永王就被加上了反叛的罪名,他自己也被流放夜郎。所幸一年半后天下大赦,闻讯后的李白如释重负,立即乘船东下江陵,并写下那首不知多少人耳熟能详的《早发白帝城》。我们的诗仙在两岸猿声的啼鸣中,在丛山碧水的环绕中,逃离了政治和官场的泥淖,将要去奔赴下一场诗情……

有人说啊,李白的一生离不开酒,但他本身又何尝不是一樽清醇的酒呢?用一生的时间去沉淀自己的浓度,为后世千秋万代留下脉脉余香;还有人说李白的一生钟情于月,但他本身又何尝不是一枚皎洁的月亮,不求炫目的豪华,不淆世俗的潮浪。巍巍大唐,百代岁月,且不看君王如何治国理政,将军如何所向披靡,帝王将相固然有他们各自的精彩,但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天子之躯早已化成枯骨,诗仙笔下那些汪洋恣肆、才气横溢的诗篇,却可以被庄严地传承,永久地铭记。很少有人会记得唐朝每一位君王的姓名,但却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有一位叫李白的伟大诗人,他向我们展示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奇崛风骨,一种高远超迈的人生境界。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