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_多彩定西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站_文史大观
大峪沟
来源:定西日报 2022-01-11 10:05

孙 山

大峪沟里到底有多少条小沟,我不知道,我只能走一条两条。大峪沟到底有多深,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走上那么一小截。它们也许大同小异吧,所以我要留下一点时间在这里好好坐坐。我的朋友当地藏族青年吾杰次旦说,沟里还有开阔的牧场,他在那里赶过牛羊。山背后就是我以前去过的扎尕那,没有公路相通,据说徒步行走需要四天,但他也从来没有走过。世上有太多美妙的景致,我肯定走不完,索性就悠着一点。在大峪沟,行走就是欣赏,坐下就是享受,在这个丰富而浓郁的世界里,我的肺叶回到少年,我的大脑回到壮年,我的眼球似乎饥饿而贪婪。

千万缕溪水汇成一条大峪河,清亮而壮硕,大概可以直接饮用,可以浇灌一县之地。河水在谷底蜿蜒跌宕,像一条巨蟒摇头摆尾。平缓处温润如碧玉,似乎有脂膏一般细腻的质地。跌落处凶险如猛禽,阔大的嘴巴里龙涎喷溅,急流击潭,蒸腾起一团水雾,携一股寒意又咆哮而去。我的耳朵里都是水声,仿佛它们一直在撞击,一直在撕扯,要把沟外一切嘈杂的喧闹甚或温馨的私语淹没。细听,它淙淙而流,似乎在着意隐藏自己的身体和响动,它在水泥路下,在石桥下,在我的脚下漫不经心地流过,去了远方。

阿角大沟两侧,山头时分时合。阔别处,两山捧出一块草甸,牧民在那里建了冬窝子;交合处,只留下一线天,或一弯月亮门,只有溪水可以通过。白色的石峰纯净如塑,山石嶙峋,峭壁之上,岩之中,偶尔长出几棵松树,经此点缀,使它不再苍白,显得斑驳,有了几许岁月的古意。吾杰次旦说,如果你的眼睛足够雪亮,现在就能看到岩羊、山羊,它们很会伪装,冬天毛色灰暗,春来有一点浅红,所以人看不见。我忽然想起问他:山上有熊出没吗?他说:山上浓雾笼罩的地方,牧民也是不敢去的。

高大的树,挺拔的树,娇小的树,玲珑的树,丰满的树,清秀的树,曲枝虬节的树,婀娜多姿的树……大峪沟里,各种树木挡着视野挡着路。它们仿佛如民众从四下里赶来,脚步一踏进大峪沟,就发现一场隆重的集会已经开始,于是就地而立,一动不动,让人觉得有些杂乱。这只是一种错觉吧,林学家肯定能够用树木的习性解释他们为什么生长在那里而不是这里。或者,是因为风的随意,让它们的种子胡乱落地,然后就生根发芽了?因为是盛夏,树木只有两种颜色:浅绿、墨绿,要么还有过渡的色彩。要是在初春,它们一定更生动,要是在深秋,它们一定更绚丽。其实这已经足够了,我是一个旅行者,最美的风景应该属于那些长期守望的人。

阿角小沟相对开阔,山下是平缓的草地,牦牛散布其间。黑色的土地上,各种花草长得十分茂盛,踩上去软绵绵的。这里有好多种药材,吾杰次旦如数家珍。我只记住了秦艽,在陇中山地,它的叶轮瘦小如麻钱,而在这里,足足有碗口那么大。白的、黄的、红的,繁密的小花俯首皆是,我无以形容这华丽的草地,也许你在梦里见过。草丛中,几点玛瑙似的殷红,细看,是野草莓,摘一颗送到嘴里,酸酸甜甜。松树下,多年的落叶铺了厚厚一层,密密匝匝的蘑菇长在那里,一只鸟儿飞来,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叼了一嘴蘑菇就走。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啊!

从山上下来,吾杰次旦邀请我到他家里坐坐,顺便看看他的蜂场,我欣然同往。大峪沟外,天地豁然开朗。大峪河两岸,树木合围之中,阡陌纵横,麦子熟了,青稞发黄,燕麦还绿油油的,又是一派田园风光。他家住在扎烈村,山林下边,土黄色的墙壁,赭红色的檐口,大门口整整齐齐地摞着烧柴,烧柴旁边,种一畦大葱和白菜。我见到了吾杰次旦的妻子,她蹲在草地上陪刚满两岁的女儿玩,蜜蜂在耳鬓飞舞,女儿正给她的发际插一束格桑花。吾杰次旦喊了一声“扎西草”,她就领着女儿过来了。见到陌生人也不说话,她看了看她的丈夫,面容平静如常,眼眸清澈似水,然后就去了厨房,那神情,恬静而幸福!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